欢迎光临久久小说下载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久久小说下载网 > 仙侠武侠 > 唯一的修道者 > 第二章 恍惚梦兮

第二章 恍惚梦兮

两颗晶莹剔透的血红色血珠‘镶嵌’在‘龙’的眼眶内,本来死气沉沉的铜像仿佛活过来了一般,格外的渗人。

刘宇打了个寒颤,但是想到有可能会招到大舅的责骂,还是咬咬牙又扬起手,伸出手指在血珠上一擦——一种拂过石头的感觉从手指尖传到他的脑海内,他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怎么会!?

惊异过后,刘宇也没有想太多,在他十岁的认知里,这也许只是大自然一种稀有的现象罢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体传来一股无比虚弱的感觉,顾不上‘龙眼’的奇异,刘宇直接靠在铜像上休息起来。

安静的道观大殿内,少年捂着毛衣,一声不发,望着门外风雪肆虐,急躁的心忽然平静下来

“其实就这样静静的坐着也挺不错的,就这样看着外面......”

道观外,风雪交加的天气让整个世界被一层银装覆盖,象要埋蔽这这方天地似的。风雪向道观遮蒙下来。一株山边斜歪着的老树,倒折而落,无力地倒在地上碎作几截。

刘宇的眼睛逐渐迷蒙起来,不知何时一股温暖舒适的感觉油然而生,他也没有觉的有异常之处,视线已经全部集中在道观外的风雪上,伴随着风雪的卷动,他的注意力也越来越集中......

他没有发现,右手边的‘龙’不知何时有了生气一般,‘龙睛’之处越来越明亮,血红色的光芒逐渐充斥了整间大殿,然而怪异的是,无论是在侧殿铲雪的中年汉子,还是愣愣的望着观外风雪的刘宇,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血红色的光芒。

血红色的光芒越来越盛,最终化作一道遮天之幕笼罩了整个道观,然而就好像处在另外一个维度一样,没有让刘宇和大舅感到半分异样。

忽而,血红色光芒消散开来,化作漫天的血红色的光点一股脑涌进了正呆呆望着外面的刘宇的眼眶内。

刘宇突然感觉眼睛有点酸痛,情不自禁地揉了揉眼,懊恼地甩了甩手,再睁开眼时,却发现外面的风雪变得奇怪了许多。

“恩。。。怎么都慢吞吞的”

年纪尚小的少年尚无法形容外面风雪是何异样,平常刘宇看到的不过是一抹跨越天际的惨白。这一刻却感觉完全不一样了,空中风雪都变的......慢吞吞了?

或许,应该说风雪的每一刹那都被刘宇深深的印刻在脑海中,自然觉得奇慢无比。

正是好奇心满满的年纪,少年没有去思考这奇怪地现象产生的原因,而是望向了外面的一片天地,自是银装素裹,往日的苍白如今看过去却显得勃勃生机。每一片雪花在空中飘舞的轨迹都被刘宇刻在脑中......

隐隐的,刘宇在空中似乎看到了两个字!

其中一个完全无法看清,只能看似一个字样,另外一个透明色的字没有笔画没有行迹,然而好似有人在刘宇脑海中说话一般......

“这个字。。。是风!”

刘宇惊呼道,他亦不知道为何要惊呼,只是一股莫名的喜意涌上心头,不自主地脸上笑开了花。

“风......是风!”

情不自禁的挠了挠头,他突然想起学校里语文老师所教导的风字,那笔画形式和那个奇怪的“风”字完全没有半点相似。

“不知道这个字能不能写下来,到时候去问问外公”这样想着,刘宇仔细思考了片刻,终究是忍受不住好奇心。

于是他便直接从铜像上跳了下来,半蹲在地上,随手拿起一块石块想在地上刻出那个“风”字,然而动笔不过半分,刘宇便感觉精神好似被抽干了一般,虚弱的紧,他差点就忍不住躺在地上晕厥过去了,

只是一股属于天生的执拗劲不允许自己放弃,拼着越来越来疼痛的脑海,他用石块刻出了一个是字却又不似字的“字”,是笔画却又不似笔画。最后一下划玩,脑海如同撕裂一般,无比剧烈的疼痛涌上来。

“啊!!!”

刘宇瞬间就栽倒在地上,正在铲雪的汉子猛地听到自家侄儿的惊呼声,急忙丢下铲子,跑进大殿,看到晕倒在地上的刘宇后慌忙捧起刘宇的脑袋

“小宇!小宇!。。。”久久小说下载网〓〓www.JjxSXZ.CoM

惊呼几声,汉子又摸了摸男孩的额头,

“不是发烧,这个时候”

没有过多犹豫,汉子背起小男孩跑出了大殿。 慌忙中汉子没注意到背起小男孩的那一刻,小男孩手中的石块掉落在地上,砸在那个奇怪的“字”迹上。

本来风平浪静的大殿内突然就刮起了狂风,诡异的是那越来越大的狂风涌进大殿,却没有带来一片雪花,片刻后好似撕裂了空间一般,奇怪的大风在大殿内“呼啸”不停,与此同时,太上老君雕像手中“龙”石身上多了一条裂缝......

风刮得越来越大,突然“龙”哗的一声碎成了一块块碎石,而那无数块碎石被本来“刮不动一片雪花”的怪风好似油入火中,瞬间便被刮碎成了齑粉。下一刻,怪风呼地一下消失不见,大殿内恢复了平静。

不过一夜,风雪好像只是一直蛮荒的凶兽过境一般,在莫梦山呼啸几下便离开了此地。大雪遗留下来的是一片苍白的世界。小刘宇睡了个好觉,赖在被裹里不愿意起来,他想起昨天那奇异的场景,心里思考着是否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外公。

“如果要解释的话,估计要再写一遍那个字吧。。。”

想起那一刻脑海中的疼痛,小男孩脸瞬间变得苍白

“还是不要了吧。。就当没发生过?”

迷迷糊糊间刘宇发现现在脑海中那个“风”字的形迹如今清晰可见,莫名地有一种如今可以轻易写出的感觉。只是考虑到之前的疼痛,他还是觉得不要在体验一遍。

然而越是不想,少年人的好奇心就越是作怪,蒙在被子里许久,刘宇终于是爬起来穿上衣服,草草的洗漱完。从外公房里“借”了纸笔放在了自己房间里的桌子上。

“恩。。。痛就松手。。。这样应该可以!”

下定了决心,刘宇也不磨蹭,脑海中那个“风”字越来越来清晰可见,而他似乎又处在了风雪呼号之中,圆珠笔十分流畅的在白宣纸上留下了字迹,下笔初,他并没有感到任何疼痛,欣喜之余刘宇不禁加快了速度,快速的在纸上写出一个“风”字。

结笔之时,一股虚弱感油然而生。刘宇没有多想,拿起白宣纸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突然,房门“噶”地一声打开了,进来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虽看似年过七旬,却又神气凌盛。

“崽娃子,偷偷从我房里拿了东西在这里干嘛呢!”

看到是外公来了。刘宇满面偷红,却没有过多解释,之前想和外公说昨晚经历的想法不翼而飞。而看到他一脸尴尬,老人呵呵一笑也不过多问,只是视线转到了桌上的白宣纸上。

“哟,看来我们家族要出现一个小书法家了啊,来来来,让我看看......”

刘宇还来不及阻止,老人便拿起了宣纸,而后眉头一皱,片刻后又松开哈哈一笑“原来是鬼画符啊,看来小书法家的道路任重而道远啊”

“外公,您知道这是什么字么”

刘宇急忙问道:

“哦?什么字?”

“风!”

“风!?”

老人惊咦一声,又拿起宣纸看了几遍,执起笔在另一张宣纸上接连写下了几个风字,

“这是宋体,这是......”

老人一个一个给刘宇介绍了一遍,又指了指刘宇所写下的风字的那张纸,笑道:

“你外公不是书法大家,但是也懂得一些字体,你看看你的风字是哪一种字体啊”

“我......我......”

小男孩也发觉了老人的揶揄,满脸通红的从老人手中夺过了自己写的风字的纸。

“我去丢掉它!”

刘宇急忙跑出房间,身后老人直笑的喘不过气来。

“难道只是做梦么。。。”

无奈的叹口气,刘宇走到了屋后,有些气恼地看着手中的白宣纸,恶狠狠的拍打了几下。

“你有什么用!害得我被外公取笑!”

越想越气,原本只是想丢掉宣纸的刘宇用力一撕,“刺啦”一声,宣纸被撕成两半,然而正当他想将宣纸丢弃的时候,被撕成两半的宣纸仿若齑粉一般在刘宇手中散开,刹那间便消失在空气之中。

他愣愣的站在原地,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阵强风突然出现,席卷了刘宇前方一丈的地面,原本二十厘米深的雪层瞬间消失,雪层中的树枝石块土堆瞬间被离地而起,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四周的雪地上。

狂风来得也快去的也快,留下刘宇一个人眼睛睁地大大的望着前方干净的丈宽地面,脑子转不过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