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久久小说下载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久久小说下载网 > 仙侠武侠 > 唯一的修道者 > 第一二三章 葬花缘

第一二三章 葬花缘

“刘宇?”

身后传来的女子惊呼声极为熟悉,刘宇心里一动,已经猜到了来人,在他认识的人里面,唯一一人是葬花宫的,再加上传来的是女声,可以确定,是怜月。

果然,当刘宇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怜月款款走来,小脸上带着淡淡的疑问。

“刘宇师......师兄,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或许是考虑到在葬花宫宫主的面前,怜月急忙收住了以往的称呼,转为比较大众的叫法。刘宇缓缓摇头,不想多解释什么,怜月既然不知情,那么还是不让她知道为好,而且葬花宫宫主就在前方,她让怜月来也不知道是什么目的。

“月儿,来”久久小说下载◆网◆WwW.jjxSxz.com

葬花宫宫主看到怜月之后便是满脸笑颜,将怜月招呼道她的身旁,拉着她的手细细问候一番,竟然是直接无视了刘宇等人,让刘宇颇为无语,不过既然这里是人家的主场,他也不至于喧宾夺主。

修道者的养气功夫一般很强,刘宇也不例外,他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儿,一声不吭。其余的人看见刘宇不说话,也不吭声,在这样诡异的情况下,脑袋稍微灵光的人都知道应该沉默。

许久,或许是感觉到了压抑的气氛,怜月急忙结束和葬花宫宫主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话,

“义母,刘宇师兄他们是您的客人么?”

怜月的身份,正是葬花宫宫主的养女。

“对啊”

葬花宫宫主似乎才发现刘宇等人的存在,笑呵呵地说道:“真是怠慢了,说起来还是要向诸位表达一下歉意,战争时期,天船有些敏感,因而如果有误伤到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她说的话十分平和,再加上话里的意思表面上也无可挑剔,罗子强几人当即就生出了“原来只是个误会,既然是是误会那就算了吧”之类的想法,白显甚至是满脸通红的说道:

“没......没事,我们也没有受伤”

白显明显是被葬花宫宫主的美貌惊倒,脑子估计已经乱成一团,理智全失去,当然,平时他也没有多少的理智,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氛围前,唯有心志坚定之人才能免受影响,诸如罗子强只是皱皱眉头感觉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刘宇当然没有受到波及,他只是无奈地一笑,

“宫主说笑了,不知道宫主让我们前来有何贵干”

葬花宫宫主意味深长的看了刘宇一眼,笑道:“没什么大事,只是确认一下你们的身份而已,毕竟现在战争时期,有个风吹草动也要认真对待才是”

刘宇缓缓点头,葬花宫宫主所说的并没有错,自从几年前各大门派与天朝的战火燃起之后,整个三荒都陷入了战争的阴霾之中,战况的规模远超古今,其惨烈的程度也无比惊人,数年前刘宇便听闻无极门掌门负伤归来的消息。

要知道......无极门掌门可是抱丹境强者,而且还是老牌抱丹境!

叶海身为初入抱丹境的武者,在无极门掌门面前绝对不是一合之敌!因此说到底,无极门当初照顾刘宇所看重的,不过是和三朝门的关系罢了。无比复杂的,是敌是友的关系。

那么能够打伤抱丹境强者人,又究竟会是何人?

话扯的有点远,说回来,葬花宫宫主轻笑一声,吩咐道:

“既然确认了是无极门的弟子,我们自然不能怠慢了,怜月,你带着几位少侠去寻个小院休息罢”

“嗯......”

怜月好不容易“摆脱”义母,急忙向刘宇眨了眨眼,而后俏皮的一笑,转身朝外走去。刘宇想了想,向葬花宫宫主拱了拱手,说声“打扰了”便跟了上去,罗子强几人自然紧随其后。

......

走在路上,怜月看了看好奇的看着她的罗子强几人,没有理会的欲望,她眼珠子转了转,把刘宇拉到面前,轻声问道:

“师兄,你们怎么会到天船上来啊,义母说的误伤是什么回事啊,还有之前天船启用了“轰天炮”,不会就是攻击的你们吧”

听到她的问话,刘宇淡淡地看了一下她的脸,上面尽显迷茫,看起来真是对这些东西没有半分了解,也许不知道这些事情反而是一种福气,三荒复杂的形势,指不定前面你的生死大敌就会在下一刻成为你的依托兄弟。

“没什么,只是正好碰上罢了”

“师兄......!”

刘宇闭上嘴巴,任凭怜月怎么说,就是不肯回答,她气鼓鼓的看了刘宇一眼,突然转头道:

“胖子,你们是怎么上来的!”

她是对着白显说话的,一时之间让白显愣在了原地,

胖子!?

他白显虽然说不上瘦弱,但也算是标准身材吧,顶多是有些发福而已,怎么就成胖子了!他哭笑不得,可是想到眼前的人可是葬花宫的少宫主,再加上有可能和刘宇师兄有关系,他也不敢拒绝回答。

“没......没什么,我们是踏着横木上来的”

“胖子,我问的是你们怎么被请上船的!?”

“这......”

白显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刚刚刘宇一番眼神示意他闭上嘴巴,他自然不敢有所吭声,怜月见他不说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就要再威胁一下,刘宇却突然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怜月,我们是住在哪儿呢?”

他指了指前方,隐隐可以看见几处小院。

“随便呗,反正这边没人”

怜月嘟了嘟嘴,带着几人走进了这处颇为风雅的小院。她看了看四处观看的众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急声说道:

“你们平时不要随意走动啊,葬花宫弟子都是女性。因为平时都在船上的缘故,行事比较随便,到时候难免会遇到尴尬事件”

“那是当然”

刘宇笑着点头,让怜月莫明的气不打一处来,无奈地白了一眼,突然施展传音入密,

“师兄,明日来辅琴可好?”

刘宇淡笑一声,算是回应,怜月立马展颜,蹦蹦跳跳的离开了此地。